<var id="ptxhn"><strike id="ptxhn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ptxhn"></cite>
<cite id="ptxhn"></cite>
<var id="ptxhn"><strike id="ptxhn"><menuitem id="ptxhn"></menuitem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ptxhn"><video id="ptxhn"><menuitem id="ptxhn"></menuitem></video></ins>
<menuitem id="ptxhn"><strike id="ptxhn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ptxhn"><strike id="ptxhn"><thead id="ptxh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ptxhn"></menuitem>
<var id="ptxhn"><span id="ptxhn"><menuitem id="ptxhn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<del id="ptxhn"><noframes id="ptxhn"><var id="ptxhn"></var>
<var id="ptxhn"></var>
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

擬斥26億美元投資5G基金三問A股“虧損王”

2019-11-12| 發布者: 大田生活網| 查看: 144| 評論: 3|來源:互聯網

摘要: 原標題:擬斥26億美元投資5G基金三問A股“虧損王”11月7日,瀕臨“面值退市”的A股“虧損王”*ST信威股價收于1.0......

原標題:擬斥26億美元投資5G基金三問A股“虧損王”

11月7日,瀕臨“面值退市”的A股“虧損王”*ST信威股價收于1.05元,在即將跌破面值的緊要關頭,當晚公司拋出一份26億美元的海外投資計劃,擬投資5G基金,8日、11日連收兩個漲停板,暫時擺脫跌破面值的危機。

*ST信威三季報披露158.58億元的凈虧損,每股凈資產為-2.98元。按7日公告,公司擬與海內外大型投資機構和電信運營企業等合作,作為有限合伙人參與在開曼群島發起設立5GMICT發展基金(籌)。前期公司與俄羅斯等六國電信運營商合作,截至目前各運營商累計形成對公司的欠款和債務余額約26億美元;公司在收到運營商歸還的欠款以及被銀行履約的保證金后,將其作為出資投入5G基金。

根據*ST信威公告中的“風險分析”內容、上交所的問詢、再加上邏輯分析,*ST信威大額對外投資讓市場人士產生以下三方面疑問:

第一,*ST信威的巨額欠款能否收回?公司前期公告顯示,海外項目普遍存在運營及建設不達預期的情形,并導致大額擔保履約事項的發生,公司已就相關擔保風險敞口全額計提預計負債,那相關運營商欠款是否已經納入計提?如果已經計提說明此前公司對此判斷很難收回,這次卻說可收回,前后是否矛盾?如果運營商欠款并未納入此前計提范圍,但今年三季報顯示公司應收賬款僅為7.75億元,突然冒出20多億美元債權,這也相互矛盾。

第二,就算運營商欠款大筆欠款能夠收回、那債權人允許公司對外巨額投資嗎?據公告,*ST信威原有融資合同約定,公司投資基金需與債權人溝通;對于風雨飄搖的*ST信威,其債權人當然巴不得趕緊收回債務、脫離風險,若*ST信威收回大筆真金白銀,債權人很可能會追討債務,誰敢輕易同意公司再將大筆資金用于投資。

第三,公司發布設立基金信息是否過于著急?據公告,本次擬投資的基金尚未最終確定基金管理人,尚未與意向合伙人簽署正式的合伙協議,那又如何就稱暫定基金規模75億美元?另外公告稱“本次對外投資事項是否構成重大資產重組存在不確定性”,按規定,重大重組需制訂重組預案,履行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、甚至需要走報批流程;現在連是否構成重大重組都不確定,應適用何種披露格式也不確定,此時信披或過于著急。

一些上市公司滑向退市邊緣,無論是董監高、還是股民,都希望能力挽狂瀾,讓公司繼續留在股市。但要避免上市公司退市,應針對退市緣由,有針對性改善上市公司局面。比如大股東通過資金占用、非法擔保等方式侵占上市公司,要么大股東主動退還相關利益,要么中小股東通過訴訟維權、追討利益。

一些上市公司基本面已經破敗不堪,甚至是負資產,此時為了維持上市地位、或維持股價,如果發布一些模棱兩可的信息,即便被認定為虛假陳述,上市公司也賠無可賠。此前一些上市公司虛假陳述案例、追究賠償責任絕大多數止于上市公司層面,很少追究董監高責任,這可能導致ST等風險類上市公司的信披質量更難有保障。

對上述問題,筆者提兩條建議。首先,要出臺上市公司自愿性信息披露的相關規則。自愿性信息披露是指強制性信披之外的信披,目前這方面還有制度空白,主要是上市公司臨時性披露還不夠規范。假想一下,上市公司對外投資幾萬元就對外發布信息,這將導致無效信息轟炸;或者,上市公司擬對外投資一大筆錢,但基本沒有可行性,由此可能形成信息誤導。因而筆者建議,應專門出臺上市公司自愿性信息披露的規則指引,其中要明確哪些方面內容可披露,或者事情運作到什么地步可以披露,八字沒有一撇的不能隨意披露。

其次,對虛假陳述要追究董監高責任。上市公司本身是個啞巴,一切都事在人為,建議對上市公司虛假陳述,先由董事長承擔主要賠償責任,然后董事會秘書等信披直接責任人承擔補充賠償責任,最后上市公司承擔兜底賠償責任。

紅星新聞簽約作者熊錦秋

編輯汪垠濤

【版權聲明】本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歸紅星新聞(成都商報社)獨家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責任編輯:


哈爾濱工程大學學報 http://hebgcdxxb.zjdata.net/

分享至:
| 收藏

最新評論(3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大田生活網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大田生活網 X3.2

© 2015-2020 大田生活網 版權所有

微信掃一掃

下载全民彩票最新版本